2014-11-20

平台有價值?還是人有價值?論徐嶔煌事件

近日來,徐嶔煌在食安事件以及FTA議題上均有相當具有影響性的評論,沒想到反而造成自己被解職。昨天,北美智權報發表了聲明啟事,表示徐嶔煌已經離職,並且聲明還回溯,10月1日起的所有言論,都與北美智權報無關,這顯然是一種切割,也難怪有許多聲音在質疑,是否因為食品大廠或甚至是執政相關單位對北美智權報施壓,最後才會導致這個「總編輯」被迫離職的事件。


北美智權報是否受到什麼壓力我們不得而知,而以職場倫理當理由,來解聘總編輯這麼高階的管理者,或許也是一個外人比較沒有置喙餘地的角度。畢竟,當公司覺得一個員工的作為傷害了公司,公司認為有就是有,旁人認為沒有也只是自以為而已。然而,這不代表這樣做就沒有爭議。

以我個人而言,我會認識北美智權報,是因為徐嶔煌的文章,以及他擔任總編輯之後幫北美智權報找來的優質作者,我和徐嶔煌無私交,但就一個刊物的總編輯來說,我認為徐嶔煌對北美智權報是非常關鍵的角色,不過對該公司而言,是否與公司的經營方向或商業利益相符,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既然是因為徐嶔煌而認知到北美智權報,所以在徐嶔煌離開後,我認為效應就像是麥可喬登離開公牛隊一樣。公牛隊依然存在,但是吸引我去看球的重點已經不在了,那我往後可能就不會再那麼關注公牛隊。有時候,平台很重要,上面的人是其次;但有時候,人很重要,平台反而是其次。我想媒體尤其如此,看看過去的中國時報和旺旺接手之後的中國時報,平台還在,但人事已非。

尤其,徐嶔煌至少就最近的評論來看,是一個根據數據說話,實事求是的人,而他針對的則都是對大眾切身相關的重大議題,顯然會得罪人但是卻願意一肩擔起責任,這樣的總編輯要找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況且就算有這樣的人,將來求職大概也不會把北美智權報列入自己的考量了。

也因此,對雙方來說,我認為北美智權報所受到的影響要遠大於徐嶔煌,最主要是因為北美智權報這個作為提醒了後繼人選:這家公司可能不要你有個人品牌,也不要你打著公司名號在外面做些跟公司利益無關的事情,甚至還造成公司的壓力。可是,要當好一個總編輯,勢必要具備個人品牌,才能邀到好的作者,甚至才會被公司看到。

相對來說,徐嶔煌在北美智權報所不被允許的作為,在別的公司反而可能是一個很被器重的特質,而徐嶔煌在挖掘新聞事件背後的深入報導有其專長,能寫文章,也能上電視當名嘴。這其實跟羅輯思維的羅胖一開始情況很像,羅胖也是跟夥伴不合,拆夥之後自己做想要的節目,才火紅起來。而需要的是什麼?一家大編制的媒體或公司提供資源嗎?其實不是,自己的能力就是最重要的資源,羅胖也只靠一台單眼相機錄影傳到網路就開始了。現在要做很多事情,硬體門檻已經相當低。

所以回過頭來看,北美智權報既然不喜歡徐嶔煌在媒體上用公司總編輯的名義發表看法,那麼徐嶔煌對公司來說的確有職場倫理的議題存在。而要避免這種情況,首先就是盡量區分個人與工作,對於個人發表的內容不要運用任何公司的資源。第二,應該以個人的名義發表,就我而言,在媒體上主要也都是用「財經部落客」的名義,而非公司的職稱。除非你的看法代表公司看法,不然公司不見得希望你去幫公司打廣告,那麼你又何必自找麻煩呢?掛上總編輯的職稱,不會讓自己說的話就比較有說服力呀!

可惜的是北美智權報決定用一個並不漂亮的手法處理這件事情,這對雙方都是傷害,甚至從我的角度來看,北美智權報的自損還要更大一點。不過既然發生了,也只能向前看。我倒很好奇,徐嶔煌會不會創造出一個自己的平台或媒體?至少,以我為例,在自己的Blog上面,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真的比較自由,也不必去煩惱這篇文章到底符不符合媒體的屬性。

而徐嶔煌有那個能力,在食安與FTA等議題上,讓國人能更瞭解一般媒體不願、不敢報導的面相和數據,從過去發表評論的點閱數來看,已經是一個有相當擴散效果的媒體了,只是還沒跟獲利模式接上線罷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