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4

沒有公平正義,弄不好台灣經濟

蕭萬長說,目前的問題在於信心不足,國內資金相當充裕。然後又說,企業有錢賺,自然就會加薪。這兩句話是互相矛盾的,真正的實話是:不是沒錢,只是不想加薪。97~101年,企業儲蓄淨額依序是0.5兆元、0.7兆元、1.3兆元、1.1兆元及1.0兆元。

蕭萬長說,社會財富分配的不公平,希望政府在政策上能強調公平正義。這是沒看清楚問題,如果這個社會的財富分配看的是每個人的能力和努力,本來就會有能力高低和努力程度的差異,不可能呈現均富,那麼問題在哪裡?問題出在現在的財富分配並不是根據能力和努力,甚至政策還加強了這個現象。

98年,遺產稅從累積稅率最高可達50%,調降為10%,試圖將為了規避遺產稅而將資金移往外國的富人資產留在臺灣。這些錢的確有些留下來了,但是對台灣並沒有任何經濟上的幫助,也找不到好的投資標的,結果都跑去炒房,讓台灣的房地產泡沫吹得更大。

富二代可以沒有能力也不必努力,就坐享上一代努力所賺得的資產,窮二代既有能力也很努力,卻連一間小小的房子都要不吃不喝大半輩子。真正不公平的,不是財富分配的不公平,而是機會上的不平等,讓貧窮的一群無法藉由自己的能力和努力取得應有的財富,卻竟然用政策去保障一群沒有能力也不努力的富人資產越來越可觀。

蕭萬長說,擔心太過強調公平正義,會讓經濟雪上加霜。這邊我就完全無法理解了。我們現在的經濟不好,到底是太強調公平正義,還是因為根本沒有公平正義?

在沒有公平正義的情況下,會有人想要努力打拼嗎?不會!因為你的努力打拼可能只是爽到別人而已,例如一個勞工明明有每個月五十萬的產值貢獻,但是老闆卻只願意給22K,只因為這樣的薪水就符合市場行情,其實這只是資方透過資訊不對稱在吃勞工的豆腐而已。

給一份僅夠餬口的薪水,不會讓人有成就感,對勞工來說,一份為了生活勉強接受的薪水是不會激發出動力的。資方當然可以在員工個人產值不透明、市場獲利情況難以比較的情況下,讓勞工不知道自己所領的這份薪水在公司內、在同產業各公司之間是否合理,輕鬆用22K的低薪取得50萬產值,但是卻不肯用33K去激發員工對這份工作的珍惜以及網羅市場上更好的人才,來換取60萬的產值。其實這樣資方還賺更多,不是嗎?

政府連最基本的降低資訊落差的工作都不做,導致勞工被壓榨,後果就是沒有辦法提昇自己的專業能力,也沒有辦法貢獻更多的消費能力,更讓資方可以在國內靠著政府任意補貼以及無止盡佔勞方便宜而逐漸失去競爭力。現在的經濟之所以雪上加霜,其實就是因為不公不義,如果還在那裏只想著拼經濟而不解決基礎問題,所有作為將註定失敗,而我們已經一再失去讓經濟再度奮起的機會了。

蕭萬長說,只要經濟能夠先弄好,強調公平正義的各種租稅手段就可以放手做。這是徹底錯誤的。

我們的經濟沒好過嗎?好過!我們在經濟好的時候有沒有放手做各種強調公平正義的租稅手段呢?沒有!為什麼?因為我們的經濟不是因為公平正義而好起來的,如果強調公平正義,就會讓所有的假象原形畢露。我們的政府一直在騙人民,連證所稅因為既得利益者的反彈而以失敗告終,都說是時機不對。不管好時機、壞時機,都會打到那些靠著現在不公不義而獲得利益的人。其實根本沒有對的時機,只有要不要做的問題、有沒有種硬撐下去而已。

簡單來說,我們的政府沒有種。

你說股市上萬點的時候,政府就敢大刀闊斧去徵證所稅?想太多,政府才不敢在股市大好的時候去當那個把股市打趴的罪魁禍首。真正的好時機是金融海嘯那個時候,股市低迷到沒人理睬,真的推動證所稅阻力也小多了,有些投資人甚至還可以能虧損來扣抵,而等行情反轉之後,政府也能真正課到稅,讓有所得的人都繳了稅。

另一個例子是房市,房市好了十年,整個台灣就只剩下房市可以拿來說嘴,那政府有沒有趁這個好時機,放手做什麼強調公平正義的租稅手段?沒有!買賣房地產所賺到的資本利得,到現在也只敢繞個彎用實價課稅的名字課稅,而且還只針對豪宅。不管股市、房市,有所得卻都不用課稅,世界上有幾個這樣的國家?

我不知道是政府的騙術高明,還是台灣人民有被政府騙的天份。不過蕭萬長所說的「弄好經濟,再談公平正義」這種鬼話如果有人信,那台灣的經濟就很難起得來,因為現在所有的拼經濟,都還是在圖利現在檯面上的既得利益者,拼的是富人的經濟,你可以看到GDP的數字會動,但是你看不到你的薪水在動。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台灣的經濟有沒有好起來,別去看GDP,去看平均薪資。如果你真的很愛台灣,請認真思考那些政客所說的每一句謊言背後的目的,不要因為人家老是微笑就相信他。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