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1

柯文哲,你已經入開發教了嗎?

柯文哲當選後馬上就「翁嗡嗡」招開會議開始工作,距離確定當選都還不到兩個小時。而選後的第一週,就馬不停蹄的拜訪了北台灣各縣市的首長,包含基隆市、新北市、宜蘭縣、桃園市,頗有一統北北基桃宜的架勢。這情節讓我想起了他在描述救治連勝文的時候,他說:「在從監察院走到台大醫院的那幾百公尺當中,開始一個個點名主治醫師,要將開腦袋的、開胸腔的、開肚子的、骨科的人確定在手中。」


的確,柯文哲的應變能力很強,如果遇到台北出現重大災害的時候,柯文哲顯然比起其他人更有能力去處理,像是地震、風災等。但是在市政上,恐怕只求快反而會出現問題。柯文哲說:「不是大的可以打敗小的、強的可以打敗弱的、是快的打敗慢的。」


但是,柯文哲的醫療團隊之所以快,是在建立了SOP,而且經歷過許多實際狀況的挑戰之後,反覆調整才真的快得起來,如果沒有SOP或是Trial and error的學習,只求快恐怕就會出現因為未經深思熟慮所犯的錯。

柯文哲是急重症的專家,但是政治是眾人之事,可以減少官僚體系或文書往返的延宕,但是卻快不起來。民主本來就不是最有效率的政治,但是幾乎所有的獨裁政權都很會拿效率來炫耀自己的偉大。為什麼會有效率?因為他們不必考慮到所有的人,想做什麼就直接去做了,當然有效率。如果柯文哲只求快,那還好他不是法官,不然在講求效率的速審速決之下,不知道會造成多少冤獄或冤魂。有些事情是不能只求快的。

我想大家都可以理解,柯文哲好不容易擊敗了掌握所有優勢的連勝文,當選了台北市長,必然想把握短短的四年做出一番成績,而他過去的表現也是一個閒不下來的工作狂個性,這都不是壞事。然而,施政的方向與原則跟打選戰不一樣,其實是需要調整的。

柯文哲很聰明,這大家都知道,但是執政的重點不在聰明,而在智慧;與人民溝通的重點在同理,而非說服。很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柯文哲並沒有展現出這兩個特質。

柯文哲所以倚重的張景森,本身就是一個信仰開發教的教主,如今卻反過來說環保團體是宗教,這也不是張景森第一次這麼傲慢了,過去擔任扁政府的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面對許多環保團體抗議政府興建高山纜車,也曾經批評過反對者「思想幼稚,知識貧瘠」。

也不只有張景森相信人定勝天,柯文哲的副市長林欽榮也一樣,只是張景森特別愛纜車,林欽榮特別愛人工溼地。而不知道柯文哲與這兩個力求開發的人這麼合拍,是不是因為相信專業與技術總能克服一切困難?希望柯文哲可以回想自己過去的經驗,總有神醫也救不回來的病人,人類的工程技術再怎麼偉大也有克服不了的環境問題。

張景深一再於臉書上說,他很支持北宜直鐵,他提到「直線鐵路穿越翡翠水庫集水區,會造成什麼影響,這兩天我請教過一些資深工程及水資源專家,所得結論是:影響有限。閱讀北宜高通車前後,對對翡翠水庫的環境影響的報告,結論也是差不多。」

這其實一直都是國內在討論環境與開發爭議時,所面臨的最大問題:工程思維。大家可以去看看,所有的環境評估,幾乎都是環境工程專家在參與,卻幾乎沒有生態或環保專家。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我們所能看到的生態工法為什麼一點都不生態,因為不是工法生態化,沒有任何生態的內涵,只是工法披上了名為生態的偽裝。我們海邊那麼多的銷波塊,大多是在合法的情況下設置的,但是結果卻反而變成一個超級大笑話。而這,不就是柯文哲口中所說的,對的事情沒辦法做,錯的事情卻一直做?

我相信只要願意,工程學都能拿出數據證明且說服人民:這個開發值得做,那個開發一定要搞。但剛剛就有講過,張景深這個開發教教主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就是因為他洗腦了很多人去相信人定勝天,而說不定柯文哲也已經入教了。畢竟,我只看到柯文哲身邊充滿了開發教的教主和教徒,卻看不到環保教的教主和教徒。

柯文哲如果過去從來不曾思考和關心過環境議題,那麼以他現在用人的邏輯來看,他的智商再怎麼高,我也不相信他有那個智慧可以理解環保教與開發教到底在爭論什麼,大概就以為環保教在扯他後腿。我也不認為他能夠去同理台北市民:為什麼會擔心將來環境被無法復原的破壞?為何翡翠水庫受到開發的污染或毀損導致將來台北市民沒有乾淨的水源。如果他身邊沒有一個環保基本教義派和一個開發教教主吵架給他看,他所做的決定就是開發教洗腦過後的結果。

柯文哲說:讓數據來回答問題。我看到的不是一個尊重專業與科學的市長,我看到的是一個沒有環境價值觀的市長。科學數據會告訴我們,餿水油吃了不會死,但是不會有人想吃餿水油,柯文哲有足夠的智慧可以瞭解為什麼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