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台灣,一個沒有緩衝的島嶼

Photo Credit: Guilherme Yagui

我們每個人大概可以憋氣一分鐘。

所以我把你的頭塞進水裡,每隔一分鐘才讓你出水面喘口氣,不多不少剛好十秒鐘,繼續把你的頭塞進水裡。你會不會死?


我真的沒有想要你死的意思,但是如果不幸的你剛好某一次出水面換氣的時候嗆到水,那大概就沒救了。一次,你就沒救了。

我想台灣那些資方也真的沒有要勞工死的意思,給年輕人26K起薪,台灣平均每人月支出是21K,台北稍微高一點25K,基本上都是可以活下去的。不幸剛好被資遣,那大概就跟嗆到水一樣。

我想台灣那些資方也真的沒有要勞工死的意思,讓有家庭的員工工作十二個小時,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扣除睡覺時間還可以跟家人相處五六的小時,真的很夠,當老闆的基本上都沒這麼爽。不幸剛好小孩或長輩很需要人照顧,那大概就跟嗆到水一樣。

台灣人很喜歡站在懸崖邊,走路走在一個稍偏個一步就會被輾斃的地方而神色自若,在餐廳能讓你全身90%三度燙傷的一鍋東西從你旁邊經過你都覺得很正常,你一定知道要買的房子有什麼豪華公設但是你真的不清楚你要買的房子安不安全。我們不給自己留餘地,留那個很奢侈浪費的緩衝根本是笨蛋,別人當然也不會留給我們。

很幸運的,我們到現在都還沒嗆到水過。

喔!那些嗆水的,我們社會都說那是自作自受,每個人都站在鋼索上笑著別人往下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