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4

請試著同理,覺醒會面臨的重大困境


上週,林冠華以自己的生命讓輿論沸騰,也讓媽媽覺醒。在林冠華去世後,他媽媽在臉書上說:「有病的是這個社會,是大人,是我這種被洗腦過的家長,你就是個小王子永遠有純真的思考,你的使命完成了,讓輿論去沸騰吧,讓我們這些被洗腦過的成人去從新思考吧。」

幾乎同時,周天觀也因為在教育部跟父母起了肢體衝突而登上媒體,因為過去有參加過白色正義聯盟,立場上應該跟反課綱行動的族群相反,被認為是反串和演戲。即使後來有越來越多跡象顯示,周天觀自己的立場有了很大的轉變,但依舊有相當多人並不相信周天觀。

從這兩個例子,我們其實就可以看得出來,所謂的覺醒,或者比較中性一點的描述,就是政治立場的轉變,其實有許多的難關。

1. 自己的過去:你要覺醒,代表要承認自己的過去是沉睡的,是被洗腦的,沒有獨立思考。也就是說,你的覺醒正好是對你自己的過去打臉,這當然很難,有勇氣承認自己錯誤的人少之又少,不然你看看那些政治人物,有幾個真的認錯的?

2. 老朋友變敵人:你要覺醒,代表過去跟你志同道合的朋友甚至是家人,都將開始跟你在政治立場上處於對立的兩端。周天觀立場轉變了,但是他的父母並沒有,所以才會產生肢體衝突,周天觀的媽媽覺得,自己的孩子被帶壞了,是政客把孩子當工具,不希望自己又失去一個孩子。但是周天觀或許是認為,在立場轉變之後,還停留在原處的父母其實對台灣的沉淪毫無貢獻,而自己正在為台灣的將來努力。看法是對是錯暫且不論,顯然的是雙方的認知有相當大的差距,於是連最親密的親子也難以理解彼此。你看看,這需要多大的勇氣,這個與最親密的人對立的決定有多大的困難和痛苦?

3. 新朋友不信任:你要覺醒,就是要從一個原本友善的陣營跑道一個原本敵對的陣營,而原本對你友善的陣營顯然馬上就會把你當敵方看待,但是原本敵對的陣營卻不會馬上把你當同志,就如同周天觀被認為是反串的一樣,平常很努力的希望那些跟自己不同陣營的人有一天可以覺醒投奔過來,但是萬一發現真的有人覺醒了,卻又無法信任覺醒的人。你看看,自己的老朋友成了敵人,本該是新朋友卻仍然不信任自己還是認為你是敵人,到哪裡都不受歡迎,不被信任。你看看,要覺醒有多難啊?

4. 自己的未來:你要覺醒,表示過去你所認知的,你所閱讀的,甚至是你所論述的,都將跟你未來截然不同。因為你的轉變不完全,於是你可能會常常說錯話,因為你踏入一個截然不同的陣營,所以你對該陣營應該具備的知識與常識都欠缺,你甚至不知道該閱讀哪些資訊,你甚至不知道為什麼你的論述受到大量的批評。

5. 權力與生活的壓迫:有時候你因為工作的關係,由不得你覺醒。有時候因為政治局勢的關係,你的覺醒甚至被認定是叛國,這都是相當強大的壓力,即使近年來這些壓力在眾多努力之下逐漸減少了,但絕不代表沒有。

很遺憾的是,覺醒的人所加入的新陣營,裡面其實並不一定都是思想清楚的人,之所以會成為那個陣營的一份子,常常只是主觀認同而非理性思辨的結論。一個因為思考而覺醒的人,在一個大多數都不思考的群體中,思考能力成了最邪惡的詛咒。因為那些盲目的人會認為你是敵人,但是你只是實事求是,你對那些不思考的人連問三個為什麼他們就全掛了。

我們常常可以在社群上觀察到有很多人一看到言論,就直接認定對方所隸屬的陣營,而不是去思考有沒有證據、是否符合邏輯。這樣的人,不管支持什麼、反對什麼,最終都會變成是豬的隊友。而覺醒的人,最怕遇到這種人,但是這種人卻又多到跟蟑螂一樣。覺醒的人,加入的其實不是一個大多數人也都覺醒的陣營。

所以覺醒很容易嗎?腦袋的一個轉彎,甚至不用0.0001秒就夠了。但是轉彎之後的人生,才是覺醒之後最大的障礙。我們常常會在自己覺醒之後,試圖也喚醒更多的人,但是我們卻又不願意接納那些曾經的敵人,想著他們是不是反串、是不是間諜,彼此不信任,對自己的理念不夠堅持,對自己的影響力有所懷疑,於是就算真的讓朋友、家人也覺醒了,還會懷疑他們。

這一條路真的很難走啊!所以,我的預設不會是「你是不是反串」,而是「歡迎你加入」,然後讓彼此分享這一路過來所經歷的一切。我並不打算把我的力氣花在檢驗一個人是否真的覺醒還是假的反串,我想把我的力氣花在喚醒更多的人,然後相信他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