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9

承認吧!大多數的人比放生團體更討厭野生動物!

三月初的時候,我寫了一篇文章討論宗教放生的情況:「有什麼恐怖的宗教團體會將千場大屠殺當做志業?

時隔三個多月,情況卻變得相當出乎意料。大家越來越意識到了放生的危害,但是之所以有這麼在乎,卻不是因為獲得了正確的生態概念,而是出於對野生動物的恐懼。從四月開始,桃、竹、苗等地紛紛傳出民眾發現眼鏡蛇的事件,而且都認為這些眼鏡蛇的出現是因為宗教團體的放生,由於對眼鏡蛇的恐懼,開始對宗教放生展開撻伐。

對,宗教團體的放生對生態有很大的破壞。

但,民眾對眼鏡蛇過度恐懼,其實也是對生態保育的一大威脅。

眼鏡蛇本來就是台灣常見的本土蛇類,尤其眼鏡蛇因為容易辨識,一直以來都是各縣市消防隊捕抓的主要蛇種,其他還有臭青母、雨傘節和青竹絲等。換句話說,就算沒有放生活動,在台灣要遇到眼鏡蛇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以新竹市為例,消防局103年一整年就有987件出勤捕蛇的紀錄,幾乎一天快要三件了。

大多數的人對放生會造成什麼生態的危害其實不了解,而且更不在意。例如在河川裡面放生吳郭魚,可能還有很多人覺得是一件好事,以後去釣魚說不定還可以釣一些吳郭魚回家加菜,但吳郭魚對台灣許多原生的淡水河生物卻是相當嚴重的威脅,也許原本一條河流裡面有十幾種原生魚種,結果一出現吳郭魚之後,其他的魚種全部都消失了。甚至,政府常常藉口復育漁業資源,而到處放流各種經濟性魚種,卻絲毫不在乎這些未經評估的放流行為,可能反而對原來的族群造成嚴重的干擾,將原本養殖族群的遺傳特性帶到了野生族群之中。

這些對於放生、放流活動的不在乎,正顯示了台灣民眾與政府在生態觀念上的缺乏。也就因為生態觀念的缺乏,對野生動物不在乎也不了解,所以一聽到蛇就恨不得將之碎屍萬段。於是你可以看到,電視新聞上那些捕抓蛇的過程其實相當殘忍,不過因為對象是蛇,就沒有什麼人覺得有問題,如果相同的舉動拿來對付貓、狗,那可就會出大事了,動物保護團體一定群起攻之。老實說,台灣的動物保護團體,大概就只保護有毛的動物而已。


所以當民眾的房子周遭出現了蛇的蹤影,幸運的話就是通知消防隊捕抓,拔除毒牙找個合適的地方野放,這樣做也就等於是斷筋脈、廢武功任其自生自滅,而不幸的話就是被民眾以各種極為凶殘的手段凌虐至死。

因為蛇會咬人,因為蛇有毒,所以該死?所以危險?我不這麼認為,但是我相信大多數人會點頭稱是,甚至有不少人都因為自己的恐懼而努力的對蛇污名化而不自知,蛇出現在生活環境其實是自然的現象,也是環境條件還不錯的象徵,但是卻硬要將蛇跟公共危險扯在一起,如果蛇能說人話,一定上街頭大聲抗議自己被人類歧視、罷凌。

看到蛇之後,民眾會開始追究,這些蛇到底是打哪裡來的呢?因為對野生動物的常識不足與不在乎,通常很難接受其實蛇的出現是相當自然的,於是一定要找個代罪羔羊,而這時候放生團體通常就被抓出來罵了。放生團體有沒有放過蛇?我相信一定有。那麼出現在民眾周遭的蛇是怎麼來的?我相信大多都是野生的。

簡單想一下:要放生那麼多蛇,貨源又是怎麼來的呢?放生早就已經商業化,放生團體已經有固定提供大量生物的合作對象可以定期、定量的提供充足的放生生物,而蛇要進入這個產業鏈,其實不容易,當然一定有,但就只是偶而插花而已。

所以就出現一個很弔詭的現象:放生團體反而好像比較有愛心的把蛇放生了,一般民眾卻聞蛇色變恨不得看到蛇就亂棒打死。人們罵放生團體不是真的覺得放生團體的行為是錯的,而是把自己對蛇的恐懼轉移到放生團體身上,栽贓蛇都不是野生的而是放生的。

這就是目前台灣生態保育的困境。

只要人入侵了野生動物的居住環境,就自動認為野生動物應該退讓,只要野生動物不小心跑到了人居住的環境或農田、果園,野生動物就是十惡不赦被打死活該。野生動物只能是在人類去旅遊的時候不小心邂逅的對象,千萬不能打擾人類的生活。

所以,承認吧!大多數的人比放生團體更討厭野生動物!最想殺蛇的不是放生團體而是不認識蛇卻恐懼蛇的人。

延伸閱讀:你所不知道的台灣六大毒蛇真面目(森林阿翔)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