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0

吳思華為什麼沒有意識到自己就是介入校園的政治力?

出處:tammy137c

教育部長吳思華前往台中一中與學生座談之後,希望校園不要有政治力介入。或許像是教育部長這樣的政治力量不宜進入校園,但是吳思華部長自己卻做了最壞的示範,教育部長進入校園名義上是為了與學生進行對談,但是意見的交流與溝通並不見得只能依靠這種形式,如果有心,相信教育部長只要透過網路或媒體,一定能聽得到學生們的訴求,如果有理,相信學生也不會這麼反對課綱的調整。

教育部長進入校園,就是一種政治力的介入,就像是軍隊中上級長官到基層部隊去督導視察一樣,甚至不需要明確的說什麼,學校的行政人員或教師可能就會揣摩上意而對學生「耳提面命」,這不只是政治力,還是實質影響力,影響了校園中的教學內容、師生關係以及民主素養。只是讓人納悶的是,吳思華自己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就是介入校園的政治力?

幸好今天被介入的是我的高中母校台中一中。我在學的時候,台中一中是一所司令台上師長發言冗長會被學生鼓掌請下台、老師講錯內容學生會站起來要求老師備課要認真的學校,而現在台中一中更是一個全校師生願意接納變性老師、還帶頭發起全國課綱討論的開明校園。

如果換成其他學校,難保校長不會為了拍馬屁或畏懼威權而對參與課綱討論的學生記過,或是教官看到老師談課綱爭議就對教育部進行校安通報。對了,教官在校園出現,又是不是一種政治力介入呢?馬英九出國讀書卻一直幫國民黨監控其他留學生,又是不是一種政治力介入呢?我高中的時候,國民黨在校園中舉辦知青營隊,也是一種政治力介入吧?

大家都討厭政治力介入校園,但是校園其實一直都存在著政治。小從班級的班長、班代選舉,大到全校的學生會、畢聯會的會長選舉,都是政治的一部分,不僅是學習、更是實踐。

政治議題的討論與參與,本來就是校園中應該存在的一部分,除非我們的國家沒有前途,讓學生對自己的未來一點都不在乎自然就不會想討論;除非我們的教育失敗,讓學生對社會議題毫無邏輯思辨的能力自然也不知道要怎麼參與;除非我們社會就是看不起學生,認為他們沒有足夠的民主素養,無法進行理性討論,那其實受過相同教育的大人也沒有資格參與政治才對;除非我們對學生的要求就是只能讀書、死背課本上的標準答案,不能質疑更不能從事其他活動,那又為什麼出社會之後突然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要怎麼投票?

但是,教育部長為什麼會說政治力不該介入校園呢?說到底,所謂的政治力不該介入校園的說法,除了打壓不同的政治意識以外,不然就是長輩認為學生的政治判斷力不足,尤其是那些自己不認同的政治力,怎麼可以進入校園污染學生?但是自己認同的政治力,甚至自己就是政治力,卻可以進入校園而這些長輩卻又不會覺得不應該、不適當。說起來,真正的問題恐怕不是學生會被介入校園的政治力所影響,而是這些已經被政治力所污染的長輩無法明辨是非卻又想干預校園內的事務。

其實談論政治,人人平等,長輩不會因為年紀大說的話就比較有參考性,學生也不會因為年紀輕說的話就比較沒意義。意見不同,請拿出證據與邏輯論述,說服對方,而不是辦一個座談會,但是在會中任由自己的屬下無意義的冗長發言浪費與會者時間,卻不願回應學生所提出的質疑,如果沒有看座談會的錄影,恐怕全國民眾還以為教育部很親和,願意聆聽學生的說法。



先不說政治力介入校園的正當性,吳思華部長在台中一中的座談會已然是台灣政治教育最糟糕的示範,先是以座談會型塑教育部願意與年輕人溝通的假象,在會議上以不對話來激怒學生,再反過頭來說學生不理性,這種自己最禮貌、溫和、開明、別人都很野蠻、暴力、獨斷的戲碼,這些年來在政壇上其實也見識很多次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