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6

慈濟是佛教團體,還是人$團體?

高院92年上更(一)字70號判決書中記載:「查宗教信仰、民間習俗,源於對鬼神之崇拜與生死之敬畏,是其所信仰之神、道或上蒼,本即有超理性之特質,無法以一般常識來判斷,更難以科學技術加以檢驗證明。古人有云,敬鬼神而遠之,又云: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即透露出個中之玄妙。是以,「蓮座」、「生基」、「佛幣」、「靈魂附身錄影帶」、「宇宙生命之光」等書刊,是否能否為人帶來好運或真實,信者恆信,不信者嗤之以鼻。信者,認為法力高強者加持之後,具有特殊神祕之力量,可以趨吉避凶,逢凶化險;不信者,認為自己如不努力,如不改過向善,單憑外物即能事事順利,豈非人人得為非作歹,再以金錢購買「蓮座」等物扭轉厄運。因此,單純以購買「蓮座」等物,即能消災解厄、得福報庇佑,屬宗教或民間信仰問題,不能責令被告黃明亮以科學方法驗證之,亦不能以被告黃明亮未證明具有法力即謂為施用詐術。

這是在台灣喧騰一時的妙天禪師(本名黃明亮)被控販賣靈骨塔蓮座詐欺取財一案的判決文。在詐欺的部份,法官基於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判決黃明亮無罪。

由此看來,就「信仰」的前提之下,交易行為無論是否合理,恐怕都很難說是詐欺,但是當狀態由信仰轉為不信任之後,則也許在法律上仍然不算是詐欺,不過就如同柯文哲對富邦董事長蔡明忠所說的:「一切都合法,但是社會觀感不好。」

宗教詐欺或信仰自由?

一尊33萬的「宇宙大覺者」(其實有一整個系列),就我的認知來說,就屬於「社會觀感不好」,雖然Google之後看來就是壓克力,雖然阿里巴巴可以找到每公斤20元人民幣的PMMA Lucite原料,但是壓克力也有廉價和高級的差異,況且由法藍瓷代工,又是藝術家唐暉的作品,故宮精品所販售的商品,同樣由法蘭晶雕製作的「白衣大士晶雕擺飾」也賣19萬,那麼宇宙大覺者的33萬售價哪有什麼問題?

也許對那些能捐百萬成為慈濟榮董的人來說,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你知道嗎?22K領14的月的小資族,一年也只賺30.8萬。很多人辛苦工作一整年,都還請不起宇宙大覺者回家。

如前面所說,基於信仰的交易行為,很難說是詐欺,而之所以會引起廣大爭議,來自於社會觀感不好,為什麼大眾難以接受?因為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我有33萬,也有愛心,為什麼不能買一個3萬的精品佛像,然後把30萬拿去做善事?」況且,3萬的佛像,我想也算相當精緻了。網路上隨便找一下壓克力獎座,也就數千元左右。我想也許有錢人真的想的就是不一樣吧?至於33萬與33K佛像會不會造成虔誠程度差異的「分別心」,這裡就先不討論了。

從這也令人好奇,慈濟說他們的建築用料很好,是為了安全以及危難時可作為民眾庇護場所,但在「實用功能」以外,有沒有資源被用在塑造「慈濟美學風格」上面?比例又佔多少?專款專用或許是事實,但是捐款者在把錢給出去之前,知道檜木、雪白銀狐石這些特別的慈濟式堅持嗎?


佛像長什麼樣子?

另一個爭議:宇宙大覺者長得很像釋證嚴,而且這在兩年前,釋昭慧就說過了:『弟子們對於「總有一天會失去她」,感到深深不捨,因而將「宇宙大覺者」的聖像,塑造成類似她的模樣。他們甚至不得不成立較為剛性的「慈濟宗門,靜思法脈」,原因都在於此。他們還是試圖在有一天「後證嚴時代」到來之時,能夠在他們心目中「如佛」的師長雕像座下,重溫師長叮嚀,好能將救苦救難的慈濟志業,永續經營下去。』

關於宇宙大覺者,慈濟已經提出說明

摘自慈濟官網

而慈濟大學葉慈澍教授也補充


不知道為了弘法到處奔走的星雲法師看到這種說法會怎麼想?

其中令人納悶的是:

1. 為何另創「宇宙大覺者」的稱號?佛陀、釋迦牟尼、如來等等稱號都可以用,創另一個稱號,而且改頭換面,換的還剛好很像另一個人:釋證嚴,連這次幫慈濟說話,被釋證嚴認為很講義氣的釋昭慧也都覺得像了。宇宙大覺者真的不是釋證嚴?

2. 佛陀時代沒有相貌留存,但是卻有留下如何打造佛像的方法。《佛說造像量度經》中,就紀錄著怎麼用手指作為量測工具,畫出標準的佛像:「以自手指量,百有二十指,肉髻崇四指,髮際亦如此...」,此外,《金剛經》中也有提到三十二相:「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即是如來。」包括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一起稱為「相好」,都是佛陀外貌的形容。所以不只是胖不胖的問題,佛陀是有頭髮的,佛教故事中有提及是為了與弟弟阿難陀做區隔而蓄髮,而「相好」中則提到:「髮際亦如此」、「髮長好」、「髮不亂」、「髮旋好」、「髮色如青珠」。但是宇宙大覺者卻是剃髮的模樣,佛陀已經成道,又何須「剃度」?

出處:《佛說造像量度經》

3. 佛的形象億萬千種,所指的並不是佛長成什麼模樣都可以,而是要我們不要因為外貌去認定什麼才是佛。所以《普門品》中不斷提及「應以...身得度,就現...身而為說法。」,意思是佛會以最適當的形象「度脫眾生」,而非讓佛像可以長得像某某人,或是覺得佛像不該胖,就讓佛像瘦一點,這都是不對的。否則,慈濟應該開放佛像「客制化」,讓宇宙大覺者除了可以長得像是釋證嚴,也可以長得像買下宇宙大覺者的「師兄」、「師姊」才對。

除了「宇宙大覺者」,其實連慈濟醫院的「佛陀問病圖」也有很奇妙的演化。1986年,花蓮慈濟醫院的佛陀問病圖,還是大家很熟悉的佛陀:


但是到了2005年,新店慈濟醫院的佛陀問病圖,不但佛被剃度了(或消失了?),還有一位卻像極了釋證嚴:

作者自行攝影

佛教的新宗門還是附佛外道?

慈濟在2009年佛誕節自立宗門,但是佛教界承認嗎?

相反的,釋證嚴在社會上廣為熟知的是自己的「靜思語」,有多少人有印象釋證嚴講過哪幾部佛經呢?連志工大街小巷到處去小吃店牆上貼的都是釋證嚴的靜思語,而非佛語。慈濟的師兄、師姊,言必稱「上人」,又念過多少次佛號?這也難怪,同是佛教弟子也認為慈濟越來越接近附佛外道了。若看看下面的說明,覺得慈濟符合多少呢?

「附佛外道」在維基百科的解釋

在佛教典籍《楞嚴經》中,佛陀已經預見了,在末法時期,群邪魔布滿行走於這個世界,紛紛自稱具有無上功德與神通,並欺騙蠱惑世人,使其對佛法失去信念及正確認識,更有甚者會因此家破人亡。並指名這些附佛外道會自稱是佛,並身著佛衣、行受禮、誹謗佛法、侮辱出家眾。他們還會自稱是釋迦牟尼的兒子與兄弟,並聲稱因為如此,不用修行就自然能修成佛法。他們還會聲稱佛和菩薩也有大小、先後、真假、男女之分。這些外道邪說最為蠱惑,如果輕信則深陷不已。佛菩薩化身度化眾生,為稱讚佛法,使人了解佛法妙處、起信心,絕非自稱為某某菩薩、羅漢;相反,則必然為附佛外道邪說。

佛,或「人+$」

慈濟最為外人無法理解的恐怕就是財務不透明,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質疑了,不過卻到這兩天,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受媒體訪問時才說,願意從善如流,進行調整。至於調整到什麼程度,尚待觀察,不過如果慈濟國外的組織都可以揭露經會計師簽核的財報,為何台灣卻沒有?台灣慈濟並不是沒有會計師簽核的財報,只是交給衛福部備查,沒有公告,在自己的網站上則只有公佈收支報表,並非完整財報,兩者之間差異甚大,慈濟網站自己也寫是「收支」而非「財務報表」。

所以慈濟有沒有違法?沒有,該備查的就備查,但是法律沒有說要公開的也不願意公開。一樣,「一切都合法,但是社會觀感不好。」慈濟明明就可以公開完整財報,但是卻沒有,而這種法律沒說要做就不肯做,卻造成了社會因此而引發爭議、產生對立,不只讓慈濟人與錢的關係不透明,身為台灣最大的公益團體卻不能以身作則作為其他宗教團體的榜樣,甚為可惜,舉凡佛光山、鎮瀾宮、先嗇宮,其財團法人的財務同樣不透明,能不能由慈濟帶頭做起,甚至讓立法委員趁勢立法,讓宗教團體法躺在立法院二十年之後,有機會能夠通過(當然,目前的草案並不理想),否則以宮廟教堂為名,行斂財之實,甚至竊佔國土,卻無法可管,這種亂象能否有所轉變,就在慈濟一念之間。

因為慈濟真的很大,政治人物真的很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