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2

清境民宿沒出事之前都很安全?


剛當選的南投縣長林明溱以「跟民意站在同一邊」為由,正在努力將清境農場周圍的民宿就地合法,甚至已經受過重創的廬山溫泉區也正在努力恢復經營。當然,對於一個畢業於休閒管理研究所,曾任南投縣觀光局局長的林明溱來說,發展觀光是他最拿手的,不過到底是不是站在民意這一邊,那可就很難說了,因為民意不只有一種聲音,而林明溱只是聽了自己喜歡的那一股聲音。

就清境農場的民宿來說好了,有多少是南投縣民所開的?如果大多數民宿的經營者都是外地人,看上了清境農場附近的好山好水,而在那邊蓋一棟自己在國外看到的房子,並且當成民宿來經營,這個過程中會有多少種民意呢?

1. 對於蓋民宿的人來說,他要的就是民宿可以經營賺錢,但是建造過程有沒有破壞環境?不在乎。經營過程是否合法?不在乎。以及營收是否繳稅?沒有最好!

2. 對於遊客來說,他要的就是美麗的風光、安全的住宿。但是現在的清境民宿已經蓋得像是亂葬崗,只是住的是活人,觀景窗看出去恐怕也就是別的民宿而不是青山綠水、藍天白雲。至於安不安全,沒出事之前從業者到縣長都認為是安全的,而提醒大家安全疑慮的全都被當成了烏鴉嘴。

3. 當地居民來說,在乎的是開發不要危害他們的安全,以及觀光活動帶來的是工作機會與更高的收入,還是只有爽到你痛苦到我的塞車與髒亂?下游的水庫淤積了,水質惡化了,這些成本多麼巨大?但是要找誰負責?而這些付出的代價所換來的觀光產值真的值得嗎?

4. 對環境保護者來說,在乎的是人類的所有活動能不能考慮必要性,而在必要的活動中,能不能盡力降低對環境的衝突?如果大家都那麼喜歡清境,一定要去那邊住一晚,然後做著跟住在家裡沒兩樣的事情嗎?

我們的旅遊一直都很淺層,去清境農場玩的人,沒有多少人會去關心那邊的生態環境,因為高度的關係,即使在副熱帶卻有溫帶的植被,台灣大學在清境農場附近就有一個梅峰實驗農場,卻沒有多少人知道,因為大多數的人都眼睛看一看風景就好,不會還想要去一個富有教育意義的農場瞭解農業、生態與環境。同樣的,清境農場山腳下的霧社,其實就是電影《賽德克.巴萊》發生的地方,但是又有誰在前往清境農場的路上,有順道去瞭解一下霧社事件的歷史,或是原住民的文化?

是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光模式,不見得每個人都要在乎生態、關心文化,但是如果旅遊的模式都只停留在「過目即忘」,那其實是相當可惜的。甚至,連蓋民宿的人都很淺層,在台灣複製了Fachwerkhäuser的建築,用途和意義是什麼呢?看起來很有某種歐洲的感覺,但是卻不是那樣子生活,也不懂那個地方的文化,學卻連皮毛都沒學到位,不然怎麼不穿Tracht經營民宿?而在台灣的清境,幻想著自己在瑞士,這算是一種精神分裂嗎?

讓我們來思考一個問題:真的愛台灣的人,會在台灣旅遊嗎?還是怕自己的觀光行為反而毀了台灣?

如果在台灣旅遊,卻只是去墾丁逛夜市,在清境看電視,把自己的尿撒進大海,把自己的屎撇在山上,我無法理解這是怎麼個愛台灣的方式?對,地雷真的很多,去溼地不應該踩下去,但是高美溼地一堆現行犯還會自己拍照傳上網,深怕別人不知道。

犯錯難免,但是如果我們真的在乎台灣的環境,每個人就會在每一次的錯誤與反省過程中變得越來越知道,什麼行為對環境可以更友善。沒有人會要你別呼吸排放二氧化碳,但是你可以不在海鮮或山產店點菜的時候老是想吃那些珍禽異獸,一點都不難,不是嗎?

會在台灣旅遊的人,可以有所選擇,來表達自己對台灣的愛。例如別去清境住那些違法旅館。而這甚至也是愛自己、珍惜親朋好友生命的展現。

你一定知道,就算新的縣長讓清境的民宿就地合法了,這些民宿也不會因為合法了就安全了,老天爺不是看民宿合不合法,房子蓋在錯誤的地方,老天爺早晚有一天會沒收,只是沒有人知道是哪一天,你也不會知道受害者是不是就是你,或你所在乎的人。

查理.芒格說:「我想知道我會死在哪裡,這樣我就永遠都不到那裡去。」我相信你有足夠的智慧,當專家都跟你說清境的地質風險很高,你難道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檢驗專家說的是錯的嗎?萬一你賭錯了呢?你要業者賠你錢?你要縣長下台?還是後悔自己運氣怎麼那麼差?

經濟部地質調查顯示,清境有六成土地位於「山崩與地滑地質敏感區」,而且還是順向坡。而如今,本該畫為限制開發區的地方早已蓋滿民宿,本該大力整頓的地方南投縣政府卻提出風景特定區計畫,打算將之變更為「都市土地」之後,民宿都就地合法了,甚至在容積放寬後還可以將早就超限利用的部份再擴建。至於每個晚上數千人的生活廢水怎麼處理的?生命財產都不在乎了,哪還有人管得了這個?反正這個社會你只要違法賺到很多錢,政府都會幫你想辦法合法化。

林明溱說,台灣有300多處地質敏感區,為什麼只挑廬山出來講?意思是抱怨別人也闖紅燈,怎麼只抓我,承認自己也闖了紅燈只是運氣不好被攔下來取締?

林明溱說,清境是東方瑞士,為什麼一定要強制破壞?我想聽到這個說法,瑞士會哭,清境也會哭。瑞士會懷疑自己有那麼醜陋、那麼銅臭嗎?清境的山水會懷疑,明明自己才是被破壞的對象,怎麼壞人反而被保護了?

林明溱說,清境的民宿,如果設置的房間超過規定,考慮讓業者捐建設來換取合法。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捐幾塊錢來換取合法打林明溱一巴掌?我不是要傷害林明溱,只是要林明溱清醒過來,雖然裝睡的人通常叫不醒。

林明溱說,八八風災後廬山溫泉沒有掉過一顆石頭,很安全。我很納悶,林明溱敢讓自己的家人去住在那邊嗎?如果一個地方進出的砂石車或工程車比遊客的還多的時候,你真的認為那個地方有發展觀光業的價值?

林明溱說,專家沒有預料到小林村會滅村,表示預測一點都不準,那現在說清境很危險也只是胡扯。不知道林明溱是不是自己口中的專家,而他預測清境不會出事,如果也一點都不準,那你還敢去住清境嗎?

林明溱說,在山坡地上種植的農民眼睛都是雪亮的,哪裡有危險都很清楚,照現況繼續租給他們就沒問題了。所以我們要去檢查小林村的居民眼睛不夠好嗎?

林明溱說,如果林務局、台大和國產局要砍果樹、拆房子,造林恢復原始樣貌以保持水土安全,他一定會派警察去保護農民。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林明溱在太陽花學運的時候稱讚警察處置得宜,韓國警察打人更兇。林務局、台大和國產局要小心了,被拍拍肩膀可能就得進醫院。

林明溱說,草屯有一塊地,形狀看起來像恐龍,可以規劃成九九峰侏儸紀恐龍公園,每年可以幫縣府賺五億。我不知道這個數字怎麼來的,不過我知道的是,林明溱自己住進去就可以了。

台灣真的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但是對環境的傷害不會那麼大。像是同樣位在南投的「天空的院子」,你去住這種民宿,等同於認可年輕人返鄉打拼、老屋再利用、沒落鄉鎮的復甦、社區意識的凝聚,又何必一定要去清境農場危害自己安全、污染水源、破壞環境呢?

而林明溱身為縣長,不是應該把資源放在這種讓各個鄉鎮、社區都能有所特色、有所發展的概念上,怎麼會挾民意為業者背書,卻無視人民生命財產受到環境破壞的威脅,也不在乎水庫壽命的減短與水源保護區受到嚴重的污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