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3

我以台灣有鄭小妹為榮


1:蘋果日報11月9日以頭版報導《10歲童 獨顧兩老5年

2:自由時報11月11日的自由開講專欄,刊登《我以台灣有鄭小妹妹為恥》(作者陳雨柔,台大法律系畢業、交大科法所研究生)

3:批踢踢實業坊於11月11日晚上,由號稱是服務鄭小妹妹的社工員hcl90410發布《Re: [新聞] 10歲童 獨顧兩老5年-說明與澄清

閱讀此文之前,建議詳閱上述三篇文章。

我想,我跟陳雨柔觀念上最大的差異在於,陳雨柔認為台灣經濟發展到現在,卻還有鄭小妹妹這種個案的存在,讓她對台灣社會的失責感到很丟臉,而我則對於在艱困環境下還能有傑出表現的鄭小妹妹感到很驕傲,同一件事情,看的面相不同。而我們兩人的共通點則是,都認為政府在協助鄭小妹妹的部份做得還不夠好。

陳雨柔認為,鄭小妹妹的家庭屬於失能的狀況,因此鄭小妹妹應該進育幼院,而她的外曾祖父母則應該進老人院。但,我認為這個家庭還保有完整的功能,這個功能包含彼此扶持、互相照顧,鄭小妹妹如果進了育幼院,外曾祖父母如果進了老人院,則彼此都會失去了家人的陪伴與關愛,而那可能是這一家人所僅有、最寶貴的資產。

相信大家看多了電影或影集,都對美國的結婚誓詞耳熟能詳:「我接受你作為我合法的妻子/丈夫,從這天開始,無論是好、是壞,是富、是窮,是健康、是疾病,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其實這段話講的不只是婚姻,整個家庭不也都應該如此嗎?為什麼小孩還小、老人太老或生病,就要被迫拆散呢?再說,如果有資源可以讓小孩進育幼院、老人進老人院,同樣的資源,又為什麼不能拿來改善他們的環境、照顧他們的起居,而同時也讓他們能夠生活在一起?

當然,如果鄭小妹妹進了育幼院,生活條件可能比起現在會改善,而且也會卸下照顧長輩的重擔。然而回歸成一個被照顧的孩子,卻要與家人分離,對她真的比較好嗎?從蘋果日報的報導與社工員的描述看來,即使在這個被陳雨柔認定是失能的家庭中,鄭小妹妹卻有相當令人敬佩的表現,孝順、功課好、人緣好、乖巧,這就是為什麼她能當選家扶中心的自強兒童,也才會被媒體報導。在這種情況下,讓鄭小妹妹進育幼院,承擔的風險其實並不小啊!尤其我不清楚為何陳雨柔既然認為社福機構失責,卻又想要讓鄭小妹妹去育幼院?

根據社工員的說法,鄭小妹妹的媽媽認為他們不需要太多的捐款,應該把愛心用在更需要的家庭身上。我想就從這點來看,在這個家庭中,雖然貧困,但是在品格教育的功能是相當健全的,更沒理由去剝奪鄭小妹妹與家人在一起的權益。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看到,擁有得少的人,往往能給別人更多,不像有些權貴,擁有得多,卻往往只想拿到更多。

的確,大多數的人都不希望看到鄭小妹妹這種家庭無法受到妥善的協助和照顧。但是,本來就是有些人有錢、有些人窮困,而這一家人雖然窮,所展現的生命力,一點都不是台灣的恥辱,反而應該是台灣的榮耀,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借鏡,即使在逆境中、在資源貧乏的情況下,也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為自己的未來努力。

我比較不解的是,為什麼在不認識、不了解情況之下,要去質疑鄭小妹妹家庭的金錢運用能力?為何歧視窮人,認為鄭小妹妹的母親可能會拿善款去亂花?而甚至在我們無法監督慈濟的捐款流向之下,卻要先監督鄭小妹妹了?是的,善款可能被亂花,善款應該被監督,但是有多少有錢人成立的慈善團體就是亂花善款而且沒被監督的,卻鮮少有人出來說什麼?將窮人與無知、無能劃上等號,這種認定是顯而易見的歧視啊!

不過顯然陳雨柔不認為這是一種歧視,所以還在臉書上貼出與朋友的歧視性對話:「...強制被送入育幼院的標準應該在降低。我認為低收入戶根本沒資格養小孩。長期的低收入戶喔,不只是不會賺錢而已,他們是綜合能力超低落啊,就算給他們錢,他們也不懂怎麼用,只會亂花,甚至容易被騙。他們把自己照顧好不要造成社會困擾就阿彌陀佛了。他們根本不該生小孩,就算不小心生了,通通國家養就好了。沒能力又要硬撐自己養,小孩倒霉,自己也辛苦,何必呢?

在台灣,對的精子就算無知、無能也能住帝寶,錯的精子就算有才、有德也可能流落街頭,這才是社會的實情。鄭小妹妹的故事真的只會出現在陳雨柔所說的第三世界國家嗎?我還真不知道原來美國也屬於第三世界國家,我更不知道現在有國家作到了均富而沒有窮人。如果真的只有的三世界國家會出現鄭小妹妹,那已開發國家又何必如此重視社福機制?

不瞭解實際的情況,才是缺乏生活的常識。而在缺乏生活的常識之下所做出的評論,也難怪被網友們認為是恐龍評論了。有鄭小妹妹這種家庭,其實是常態,不正常的是政府沒有資源去幫助他們。以我的看法,鄭小妹妹可比陳大姊姊懂事多了,我想很多人活到20歲都還沒自己洗過米、煮過飯。

沒錯,追根究底是政府失能,但我們該關心的,是為什麼政府的資源如此缺乏?不就是因為有一大堆有錢人賺了錢不用繳稅嗎?大戶炒股賺錢不想繳證所稅、權貴炒房也不用繳資本利得稅,這才是真正的台灣之恥。而同一個國家裡面,有著鄭小妹妹這種貧困卻不貪求的家庭,也有著周休七日月領七萬卻還想要領年終獎金的人啊!

要評論為什麼台灣的社會無法更進一步協助貧困的家庭之前,不是應該先想一想,資源從何而來嗎?願意投入社福工作的人,已經相當令人欽佩了,錢少、事多、壓力大,這種苦差事可不是平常人能幹的,結果每次有這些被社會忽略的個案上報之後,卻總是有人不明究理的直接批判做事的人,而沒有深究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更進一步,我們該在意的,是當鄭小妹妹靠自己的力量努力、奮鬥之後,能不能讓她自己與家人在社會上脫離目前的困境,也就是產生「階級流動」?只是很遺憾的,我一點都不樂觀,這個社會漸漸的已經不是努力就能出頭天的了,而有很多人真的什麼事情都不必做也能爽爽過。如果我們空有一套可以完善照顧中低階層的社福系統,但是卻讓這些人永遠留在原處而不得翻身,那才是真正可悲的地方。

現在,鄭小妹的家庭已經受到關注了,祝福他們的生活能漸漸好轉,但是如果我們的社會一直是一個富者越富、窮者越窮的情況,甚至再怎麼努力還是窮,卻又被認為是無知、無能,那麼恐怕鄭小妹將來也會以生在台灣為恥了。所以我們更要努力讓台灣不再這麼不公、不義,充滿歧視。

鄭小妹的表現,真的值得讚許,而南高雄家扶中心對鄭小妹家庭過去五年的協助,也真的是辛苦了!就以這首歌送給他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