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1

大愛感恩,是在劫貧濟富,還是做功德?


魏應充和慈濟之間其實是很難切割的,為什麼呢?相信大家都知道,慈濟在環保事業的著墨甚深,不過可能比較不知道的是,魏應充在慈濟的環保事業中扮演重要角色。2008年,大愛感恩科技公司成立,是由五位「實業家」所發起的,分別是味全董事長魏應充、宏碁創辦人之一林家和、東英建設董事長高明善、基業船務負責人李鼎銘,以及德式馬董事長黃華德。

為什麼要成立這家公司呢?其實一開始慈濟的資源回收比較簡單,就是撿拾收集了一堆可回收資源之後,賣掉當成慈濟基金會的收入。不過後來發現這些可回收資源可以進行加值再生,於是就和一些廠商合作,將回收的大量寶特瓶經過處理之後,變成紡織用的紗線,就稱為大愛紗。而大愛感恩科技公司便是為了推廣寶特瓶回收與紡織再利用而組成的非營利公司。這麼一來,原本只能秤斤論兩賣的寶特瓶,突然就變身為相當有價值的加工原料了,而更棒的是,這些寶特瓶幾乎是零成本的,由慈濟的五千多個回收站、八萬多名環保志工努力提供,每年有兩千公噸左右。

到了2010年,當初發起的五位實業家,將這家公司的股票(七百萬股)全部捐給慈濟基金會,而目前則由黃華德擔任董事長,魏應充則還是慈濟基金會的代表董事。大愛感恩科技的營運所得,則成為慈濟基金會的「善款」。

基本上這是一個相當正面的事業,就算是一個營利性質的公司,也相當值得尊敬。而這種回收寶特瓶之後,再生成為新型態的科技紡織產品,也在2010以及今年巴西的世界盃足球賽大放異彩,也可以算是另一種台灣之光。

只是這個光,有點血汗。

就像是鑽石開採的過程中不知道犧牲了多少的生命,於是被稱為血鑽石。慈濟的資源回收事業,其實也是對許多弱勢族群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前國策顧問戴勝通就曾經在臉書上發文,希望慈濟留一口飯給「艱苦人」吃,不要讓龐大的志工群把全台的可回收資源一掃而空,讓那些只能靠資源回收維生的弱勢民眾,連這個僅有的謀生管道都被剝奪了。

「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是善意所舖成的。」或許慈濟的八萬名志工,真的是存好心,做好事,但是如果更深一層去思考,自己的好心卻反而傷害了真正需要幫助的弱勢群眾,那就是壞事了。

其實慈濟只要換個角度、換個作法,就能皆大歡喜。慈濟希望這些資源可以被妥善再生,但是不見得要花費大量志工去做回收,而可以讓那些想要憑著自己的雙手做資源回收養活自己的弱勢民眾去收集寶特瓶,然後慈濟依市價向這些民眾採購,資源一樣被妥善利用了,而弱勢民眾的謀生管道也沒有被剝奪,其實是雙贏的,只是慈濟必須要出資去買這些寶特瓶,但是慈濟的善款收入是負擔得起的,並不應該壓榨志工的勞力做無成本的付出,結果反而搶走了弱勢民眾賴以為生的工作。也不必用什麼專款專用為藉口,有心的話開一個環保捐款專案就可以了。

那麼,慈濟有八萬名志工,這些志工不做資源回收又可以做什麼?其實真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如果慈濟真的想在環保上面盡一份心力的話...

1. 淨攤、淨山:台灣的海岸或高山總是有著許多的垃圾,而這些垃圾不但污染環境,甚至還威脅了野生動物,最近才有一隻黑熊可能吃了過量的垃圾而死。與其在市區內跟弱勢民眾搶回收資源,不如將這些自然環境中不應該存在的人造垃圾慢慢清理移除。

2. 監控污染:像是日月光這種無良廠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排放廢水污染環境,單靠政府有限的人力其實無法杜絕,所以慈濟的環保志工可以排班去這些高風險的工業區或很脆弱的水源保護區巡邏,以防止這些無良廠商趁著沒人的時候又恣意污染環境。預防勝於治療,畢竟以目前的司法來說,日月光污染了環境卻完全沒事,我們已經無法期待政府能有什麼作為了。

3. 食安檢驗:慈濟一年近百億的捐款收入,其實只要拿出百分之一進行抽樣檢驗,就已經有一億,而這樣的金額,其實已經能夠對維護台灣的食安有一定的貢獻了。我相信台灣人民的食安,比精舍或園區的豪華還要重要多了。

遺憾的是,目前慈濟並沒有往這個方向走,反而是透過低成本的志工掠奪了弱勢民眾的回收資源,製造成產品出售獲利,而累積了龐大的資產後,到處購置土地,甚至連保護區都買下來申請解編,打算變更而進行開發,名義上竟然還是做環保。這,其實是劫貧濟富了。

根據財訊雜誌的報導,慈濟光是在雙北就有五萬坪的土地,且大多數是買賣取得而非信眾所捐贈,這五萬坪就以一坪50萬的成本來計算,也已經有250億以上的資產規模。說真的,我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樣的財力,有需要去跟弱勢民眾搶寶特瓶?知道嗎?聯合勸募,是一群總共400多家的社福機構所組成的弱勢募款團體,在團結力量大的情況下,2013年募到1.13億。那麼慈濟呢?慈濟基金會在2013年的捐款收入,高達90億3531萬元。


註:經網友提醒,在聯合勸募網站上有2013年的總募款收入,為三億五千萬元,蘋果日報所報導的1.13億為與花旗銀行合作的部份,在此補充。

最後,有人提到了最近許多網友對慈濟發表了許多的意見,是在抹黑,稱之為「消慈」和「仇佛」,我想我連續寫了三篇文章,自然得要對號入座一下。

一位臉書上的朋友看到消慈論之後發表了評論,我覺得他說得很好:「不見反省,只見反擊」。我們真的仇佛嗎?就算有人仇視慈濟,但,慈濟並不是佛阿!我們真的想「消慈」嗎?如果想消慈,其實又何必提出建議,希望慈濟能同時兼顧自己的環保事業和弱勢的資源回收工作者?

其實我們不是要消慈,而是在救濟。

佛渡有緣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