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3

給以史學從事生命教育的行政院長夫人


李淑珍女士:

不知道在學運結束過後,你是否已經順利去賞了花?賞到了你信中提到的:鳶尾、紫藤、苦楝、通泉草、酢漿草、五彩茉莉……是否有一股小確幸的感覺呢?

關於你的那封信,我本要回信,不過寫了兩千字之後就先停筆,學運也過了,或許哪天想起來會從草稿裡面撈出來繼續寫完,但希望再也沒有這個必要。不過,今天先寫一封短信給你,要談談另一件事情。如果你希望二十年後回想起來,沒有錯過今年的花季,我更希望,你二十年後回想起來,今天沒有錯過一個挽救生命的機會。

在立法院裡面,立委邱議瑩問你丈夫江宜樺說,林義雄要禁食表達反核四的意志,對這件事情江院長有沒有被感動。而你丈夫回答說,雖然不認識林義雄,但是他是很值得大家敬重的政治前輩,他們一方面不忍和不捨,但是希望他的家人和朋友可以勸阻他。

我知道,很多人拿這件事情來大作文章,因為在1980年的228當天,林義雄先生的家人,包含他的母親、一對雙胞胎女兒,都慘死住處,而大女兒也重傷送醫,案件至今未破,如果江宜樺有意識到這件無人不曉的殘忍案件,理當不會提到林義雄先生的家人才對。然而,你丈夫還是提了,或許是無心,但仍然殘忍。如果江宜樺說的家人是去世的那三位,那大概就已經沒有人性了,而如果江宜樺所說的家人是現在陪伴在林義雄先生身旁的兩位,那還真的是找錯人了,因為他們不是繫鈴人。而這個舉動,同樣非常殘忍,因為他們必然深知林義雄先生為何下此決定,雖不捨但也已經坦然接受,那又何必挑起無謂的對話?

講到家人勸阻,我就想到了你,尤其你是以史學從事生命教育的人。其實,真正應該勸阻家人的是你,李淑珍女士。你應該勸阻你的丈夫,現在的行政院院長,別再助馬為虐。你應該勸阻你的丈夫,別再麻木不仁,讓人民必須要犧牲生命才能喚醒政府。

曾經,江宜樺教授這樣說:「如果一個體系宣稱自己是民主體制,但是它對成員的訴求沒有認真回應,那麼抗議是有正當性的,哪怕是暴力的抗議。那個抗議正當性的多寡,就與體系麻木不仁的程度成正比。」

但是,江宜樺院長卻說:「當大學知識分子,只對自己某些領域負責,發言批判不用顧慮背後隱含的社會成本與結果,但當政務官,不能只管個人的學術聲望或成就,要考慮到國家社會的未來與穩定。」

李淑珍女士,你一定要勸阻你的先生,別陷入權力這種毒品所造成的麻醉與迷幻效果之中。政務官只是一時的,你先生隨時都有可能下台,你如果還希望保有一個有人味的丈夫,可以每年陪你賞花,你要讓他知道他現在就是當年他口中所說的那個麻木不仁體系的主謀。

國家是否有未來,社會是否能穩定,不會決定於人民的抗爭行動有多激烈,而是決定於政府麻木不仁的程度有多強。一個沒有民意基礎的政權是可以推翻的,而統治權力的安穩與否,跟國家是否安全毫無相關,甚至越專制獨裁越容易激發強烈的革命動能。

我不知道江宜樺說他敬重林義雄先生,是因為什麼原因。不過,我希望你能有時間,好好的看完林義雄先生給他女兒的家書《只有香如故》,然後以你做生命教育的專業,好好的跟你先生聊一聊,為什麼一個這麼愛家人的老先生,最後會用不惜犧牲生命的方式,來跟當權者對話,而當權者-江宜樺,有聽進去嗎?還是江宜樺的溝通,向來都是只有他說別人聽的份?這或許你這個枕邊人最清楚了。

最後,我要告訴你,今年很多很多人,賞了太陽花,真的很美,希望你有那份福報和品味也能欣賞。當你期盼趁好春仍在,多去郊外走走,我們無奈趁國家仍在,常到政府路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