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9

蠢人才會跟中國比

原文刊於UDN專欄:蠢人才會跟中國比

過去這十幾年,中國的發展速度很快,加上人民相當積極,讓許多過去經商的企業家不得不感嘆,相較之下,台灣的速度實在太慢了,而人民也缺乏狼性,溫吞得讓人感到憂心。從表面來看,這並沒有錯,但如果只有這樣的觀點,那也無法造成什麼改變。

中國的快速發展,有兩個條件是台灣所沒有的:落後、集權。因為落後,所以要靠近最新甚至可以直接跳過中間那些不夠新的,例如很多家庭沒接觸過有線電話和映像管電視,直接就從手機和液晶電視開始發展。而台灣呢?還有許多家庭因為舊電視還沒壞,到現在還在使用映像管電視收視,這是歷史的包袱,還是發展太慢呢?

因為集權,所以不需要取得共識,執政者不走妥協的路,更沒有打算對新政策擬定什麼配套措施,說做就做,速度快得嚇人。對於「時間就是金錢」的企業來說,當然樂見這樣的效率,要一塊地,可能一個月就有,要一個工業區,可能一年就完成規劃、拆遷、整地、落成。而台灣呢?姑且不提當地居民不配合徵收或是環評結果不符政策預期,光是公文往返與利益團體之間的角力,可能好幾年就過去了,商機也消失了。

隨著兩岸的日益開放,好多人看到隔壁的鄰居跑這麼快,心裡自然也著急了起來,人家以跑百米的速度在往前衝,怎麼回頭看看台灣,卻還前進三步又後退了兩步?而企業家更是等不得,跑去對岸一邊享受著中國的高速發展,一方面也鼓吹著台灣應該有為者亦若是,如果還在那裡健行,看到觀景涼亭還不忘看看風景,就怕永遠都追不上了。放眼所及,許多具有影響力的言論,莫不恐嚇著島民,不是說著:還不快跑?都快被追上了!不然就是說:還不快跑?都快追不上中國了!然而,這樣的恐嚇對人民並沒有奏效,唯一受到影響的恐怕只有政府。

其實對台灣人民來說,並非不知道中國的快速發展,也不是不知道中國在某些城市或某些指標上面,早就超越台灣了。只是,台灣人民的比較標準,真的是中國嗎?在教育和教養上,台灣人民的學習對象是歐洲;在科技產業和創業領域,台灣人民的學習對象是美國;在生活品質上,台灣人民的比較標準是日本。

台灣人民比政府還要清楚,台灣都已經快要從新興國家邁入已開發國家,比較的標準自然不會是才剛進入新興市場的中國,而是那些在文化、政治、經濟各方面都發展得比台灣更先進的對象,只有KPI選錯才會愚蠢到去跟中國比,而更蠢的則是「賺中國的錢」和「中國化」傻傻分不清。全世界都想賺中國這個大市場的錢,但是有誰因此就在國家政策上過度傾斜中國了?

然而台灣的政府不但把雞蛋都放在中國這一個籃子上,連施政也開始學習,這才是真正的退步。中國共產黨著名的基本路線就是「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中心指的就是經濟建設,而現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其實也只有一個施政中心:拼經濟,甚至說出弄好經濟再談公平正義這種話。

但公平與正義,才是一個國家值得拼的目標,而關鍵就在於人民有沒有獲得充分的訊息,瞭解到國家的法律或政策有沒有什麼違反公平正義的地方。許多人都以為台灣可以投票選舉,已經是民主國家,卻沒有意識到據以投票的資訊都已經受到有心人士刻意過濾或隱瞞,選民並非在充分資訊的情況下基於自由意志做出判斷。

在美國影集「新聞編輯室」中,就曾經討論過美國到底是不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劇中的主角這樣說:「美國的確曾經是最偉大的國家,我們為正義而拼,為道德而戰,因合乎道德而立良法,因違背道德而廢惡法,我們要消滅的是貧窮而不是窮人…以前之所以能做到這些,是因為我們有充足的訊息,有受人尊敬的偉大人物告知我們。」

一個偉大的國家從來都不是速成的,不可能沒有打好地基就建出一座摩天大樓。台灣政府拼經濟也不是一兩年了,為什麼總是失效?就是因為沒有一個穩固的基礎。我們有受人民與企業信賴的司法系統嗎?我們有心胸開放、支持新興產業而不是只會心態保守、只想管制的政府單位嗎?我們有只要是所得就公平課稅的稅賦制度嗎?我們有勞、資雙方勢力均衡的人力市場嗎?都沒有,唯一有的只是對單一市場、部份有效的「自由貿易」。

這些指標都難以量化,但卻是最為關鍵的經濟基礎,而政府又花了多少心力在建立這些基礎呢?拿錯誤的指標,還跟錯誤的目標比,方向一開始就錯了,策略當然不可能對,拼經濟的結果也就慘不忍睹了。

同樣是拼經濟,與其跟中國比較,政府不如好好去看一下美國總統歐巴馬最近所發表的國情咨文,看看為什麼美國有信心認為自己已經超越中國,成為全世界最值得投資的國家?過去五年的執政,歐巴馬政府到底為了美國經濟的復甦與發展打下多少根基?想想人家到底只是吹噓自己政績的一個政客,還是真的建立了一個在能源、就業、教育、社會安全各方面都有步驟在推動的政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