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2

日月光,山河暗,寶島凋零

原發表於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日月光,山河暗,寶島凋零

日月光半導體公司(ASE,Advanced Semiconductor Engineering, Inc.)被高雄市環保局查獲,設於高雄市楠梓加工區的K7廠偷排含有重金屬的污水到後勁溪,下游有940公頃的農田都成為可能受到鎳廢水污染的對象。

其實日月光已經是累犯,前年八月環保署就曾接獲檢舉,沒想到在環保局人員要求設置的採樣槽中,竟然加放了自來水,導致後來政府只複查到一次違規,但日月光每天排放的廢水高達五千五百公噸,直到近日才檢出,不但酸度很高,懸浮物、COD、鎳含量全都違反放流水標準,而排放區下流竟然是農業灌溉用水的水源。

累犯又涉嫌造假,有發現異常也沒有通報,難怪高雄市環保局認為日月光情節重大,除了罰款六十萬,也希望能夠勒令停工。但日月光卻說這只是應變不及所導致的意外,是設備異常所產生的溢流。這其實也不難查,日月光每天製造多少的污染物,又花多少的成本在處理這麼大量的污染物,如果廠方真的按照規定來,安分花資源下去處理放流水,在帳面上或人力分配,總有個憑據。

這看起來相當明確,應該予以嚴懲的重大污染案件,沒想到政府卻說出一連串讓人訝異的話,但也讓人民更加理解了政府被財團企業綁架的程度。很顯然的,如果日月光停工,對台灣的經濟一定有影響,但是政府不能因此就產生任何懲處上的顧忌,甚至最後輕縱日月光,因為他們的作為對台灣經濟與社會的衝擊,甚至遠超過對日月光勒令停工所減少的營收對GDP所造成的影響。

簡單來說,如果日月光按照規矩來,它的生產對台灣的經濟有貢獻,雖然不可避免在製造過程中一定會產生污染,不過污染的處理也是一項產業,對台灣經濟的貢獻是雙重的。但是日月光造成了污染卻不願花費成本去處理,初期除了讓河流中的生態遭受浩劫,農漁產品已經停止供應,接下來可能的影響則是農田被迫長期休耕,甚至毒物累積到食物中對國人健康造成危害,這些經濟損失,卻是由全民來承擔。

停工,不只是要去防止日月光繼續污染環境,或是監督日月光直到他們提出能被政府、當地民眾以及環保團體所認可的改善措施,更是一種最直接的處罰,因為這家公司所作所為無視公眾健康與環境生態。如果政府顧慮影響經濟數據而對造成重大污染的企業輕輕放下,那麼將來就再也管不動其他公司了。

這其實是典型的破窗效應。如果一棟建築有一個破掉的窗戶卻沒被修理好,接下來可能就會有破壞者破壞更多的窗戶,因為出現安全疑慮而可能導致原本的居民搬走,最後破壞者就闖入或佔領那棟建築。相反的,如果一條乾淨的街道上,出現了一張紙屑,馬上有清潔人員打掃乾淨,就不太會有人再亂丟垃圾,而這條街道維持乾淨的成本也會降低。關鍵就在於,當破壞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們的行動是什麼?

從最近的食品安全事件,我們已經看到了破窗效應的展現,當政府對違規業者沒有施以適當地處罰,其他業者體認到做壞事的成本很低,當然就更有可能鋌而走險。而接下來則是環境與國土安全的事件,政府還要放任民宿在山上、海邊毫無管制的亂蓋嗎?當業者違規污染了環境,政府還要為了經濟數據上的百分點,不但不敢處罰業者,甚至還耗費國家資源去協助業者善後嗎?

製造業對經濟發展有正向的幫助,但是環境的污染卻是對經濟負面的衝擊,今天如果一家公司賺了一億,但是污染了價值三千萬的農地,十年無法耕種造成五千萬的農產損失,還有許多當地民眾因此而罹癌率大增,醫療費用爆增五千萬。統計下來,這樣的產業其實對經濟的價值是負的。

台灣的經濟體質沒有弱到連勒令一家公司十幾座工廠的其中一座停工都撐不住,真正撐不住的是政府幫人民守護環境的決心。因為清境民宿的觀光產值,因為日月光是台灣半導體封測規模最大的公司,政府連執法都有所顧忌,於是政府不敢執法,人民就敢犯法,越多人犯法,政府就沒辦法執法,最後只好修法,讓原本不合法的都合法,於是政府不用執法,人民也合法,這真是一個好和諧的國家。

但,這樣的國家,到最後恐怕就只剩下,日月光,山河暗,台灣將成為一座凋零的寶島。美好的環境是很有經濟價值的,除了觀光,可以有農、林、漁、牧的產出,優質作物是發展生技產業的基礎,生活在乾淨的土地,喝著乾淨的水、呼吸著乾淨的空氣,人民也健康,千萬別等到只剩下Facebook上的開心農場沒被污染才後悔。

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政府的所作所為展現的就是人民的意志,而想要什麼樣的環境,希望政府做些什麼樣的事情,也只有我們每個公民思考清楚之後,明確表態,才能發揮作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